嫣然

千红一窟 万艳同杯

此生为你

第三十三章 回家洗厕所
追出去见张起灵已经走开50米左右了,他追在后面大喊:“狗圌日的,张起灵,你昨天说的话当放圌屁啊。”
张起灵一听,马上立定了。
吴邪见人停了,赶紧走到张起灵前面,炸起毛说道:“靠,昨天是谁说以后不会再丢下老圌子的???现在你他娘在干什么,不愿意跟老圌子同行就直说,老圌子不稀罕…”
说完吴邪气鼓鼓地自己转身就走了,留下张起灵站在原地。
张起灵见吴邪真生气了,甩下他转身自己就走了,看到吴邪的背影,张起灵仿佛全身血液都凝固了,心疼的不行,这个转身的瞬间,让他想起青铜门前的一幕,他两步跑上去,用尽全力拉住吴邪的手臂,捏得死紧。
吴邪吃疼,靠了一声。
张起灵没放手,定定地看着他。
“你他娘的,疼,放手。”吴邪一个劲想甩开张起灵的手。
张起灵见吴邪一直想甩开他,手更加用圌力了,说:“对不起,别走…”
吴邪心里一阵草泥圌马乱冲,心想,有你这么霸道的道歉的吗?老圌子敢不原谅你啊?一不小心变独臂杨过了,我上哪去找古墓派的姑姑???(呵呵,小三爷,小哥算不算古墓派?)
“行行行,我不走,我不走,小哥你冷静点。老圌子手要断啦。”吴邪一脸哀求着。
张起灵听到吴邪说不走,稍稍冷静了点,没敢看吴邪的眼睛道:“我以为你喜欢那姑娘。”
“啧,我说你闷就算啦,你是不是傻,现在这年代还哪来的姑娘,你上圌街喊人一声姑娘试试,人不扇你两巴算不错了。现在的叫烈女,港女,明白不?都是厉害货,轻易招惹不得。”吴邪又开始了哄媳妇模式…
“嗯,如果温柔的就喜欢?”张起灵又问。
“哎,你不是说要保护我吗?你就不怕她是吴家敌圌对圌势圌力派来的奸细,打算用美圌人计暗圌杀我什么的?随便走个女的出来你就自己跑了,说不准那女的全身暗藏杀伤性武圌器,一秒不到我吴家就绝后了。”吴邪凭着自己的无限脑洞吹的快捅破了天,但似乎又那么合情合理~~~
张起灵一听,顿时皱眉,脸上满满写着“我没想到这层,差点害吴邪死在石榴裙下”。
“再说,现在有仇家哪敢找圌女人,别连累了人家不是?”吴邪继续给张起灵打强心针。
“嗯,下不为例”张起灵坚决地说。
“好,下次你敢再先跑掉,回去洗一个月厕所!!”自出娘胎就自带奸商属性的小三爷心想,终于轮到老圌子发飙了。
“……”
“怎么怕了,也就说可能还有下次?”
“没有。”
“那你就不用怕直接答应我,就这么说定了。”
“…好”
“张起灵如果再丢下老圌子跑掉要干嘛?”
“回家洗厕所…”
吴邪见张起灵小媳妇的委屈样向自己许下了承诺,于是就心满意足的走了。
这个小插曲的最终,吴邪派出了萌兽王盟去付两碗桂林米粉的钱,结果萌萌小同学一表明了来意之后,就被扫帚伺候了几条街……
弱弱地请问一下小三爷,您这时还记的早上心里默念100遍的是啥……(偷笑)


第三十四章 流圌血天
这时候在遥远的山东。
“哎,死胖子,你怎么认识我们族长的?族长好像很信任你。”张圌海客点着烟靠在旅店的墙壁道。
“上辈子认识的”胖子也想学学大张哥搞个欲擒故纵,吸了一口烟深沉地说…
“上你妹,上辈子你不是天蓬元圌帅吗?认识个屁。”张圌海客完全没有张家人的沉稳。(海客兄你确定你不是香圌港回归时赠送的纪圌念品?)
“天蓬你大圌爷的元圌帅,爱信不信。”胖子见自己的欲擒故纵根本起不到效果,于是果断抛弃,恢复本性。
“那我们族长跟吴邪那二缺怎么勾搭上的?”张圌海客笑得一脸奸诈的说。
“啧,谁二缺呢~~那两都是我兄弟,还有我拜托你不要看着我说话,你对着你旁边的墙壁说,你顶着吴邪的脸笑得这么狗圌日的我看了心肝颤…”胖子不满地说。
“你才狗圌日的,我就…”张圌海客还没说完,就被胖子一把赏了后脑勺。
“转过去,别玷污了我们家小天真的笑脸…你他娘不转过去,我告诉你族长说你对族长夫人有企图!想试试?”胖子没好气地说。
“……”张圌海客现在对着墙壁想告老还乡,从此不再过问江湖恩怨…
“那胖哥圌哥,咱们快出去找洞钻,我们要比裘老头和汪朝先拿到鬼玺,族长说了拿不到鬼玺要跟我玩摇铃的…”张圌海客对着墙壁撒娇地说。
“嘿嘿,又不是跟我玩,老圌子怕个鸟!”胖子说完慢悠悠地起来去拿装备。
“胖爷仁者无敌,胖爷才貌双全,胖爷请带路!”张圌海客继续对着墙壁拍马屁。他深深了解识时务者为俊杰这句话古话的真谛,纵然他熟知机圌关知识,有着一双发丘指,还精通寻龙点穴,但是要一天内找准位置,钻进山洞,还要摸出鬼玺,这他圌妈简直比男人怀圌孕还难,族长这是在耍他玩吧~~给他派了个苦差事就算拉,还派个死胖子过来说给他带路~~~就他这衰样,别给我带到老汪家门口去了!!
“你是我心中最美的云彩,让我用心把你留下来…”胖子没理那只对墙撒娇的二愣子,收拾好东西出了门。
张圌海客并肩跟胖子走着,转头对着另一边的墙壁喊:“这什么歌,土!!”
“靠,你懂个毛,这是全民饮歌,几年后你母亲都可能唱着这歌在中圌央公园上蹦跶!!”胖子愤愤地说。
张圌海客心想,我去,你随口这么来一句就全民饮歌!哎,族长身边的没一个正常人,真是辛苦他了,难怪现在性格这么反复无常!!
解雨臣和黑瞎子一回到北圌京,二话没说直蹦霍家大院,请见了霍仙姑。
解雨臣把一张圌锦帛纸递给了霍老太,霍老太一看,脸色微变,道:“解当家,这锦帛是从何得来?”
“霍婆婆,醉翁之意不在酒,锦帛有何用,您想问的是上面的印章落款吧?”解语臣回答得不卑不亢。
霍仙姑皱了眉,很快松开了,笑着对解雨臣说:“哦?这印章出土的也不少,老妇不知道有什么值得我需要在意的。爽圌快人说爽圌快话,如果没事,老妇就不陪同了,解当家就留下跟秀秀吃顿饭聚聚吧。”
“出土的是不少,可唯独因为这枚印章才保全了九门命脉,婆婆不会不记得吧?”解雨臣看着霍仙姑阴阴笑着说。
这时解雨臣心想,这老一辈的都是老狐狸,一只比一只能造,我看老九门最牛逼的不是淘沙,而是死不认账!
霍老太一听脸色大变,道:“你怎么知道这些?我知道前几天你去杭州?吴二白告诉你的?”
解雨臣听了心里有了一丝诡异,按理说这霍老太是知道解连环是吴三省的分圌身的,要透漏消息也应该是吴三省透漏的,怎么会先问起吴邪二叔?
解雨臣一脸淡然地看着霍老太,点了根烟,在手上夹圌着,但是没抽,他只是想磨磨这老太婆的耐心。他在张起灵身上唯一学到的就是,有时候一句话都不说反而更能击溃对方的心理防线。
沉默了一根烟之后,霍老太皱起眉说:“你如果不想说就请吧,我乏了。”
解雨臣看到霍老太脸上泛起愠色,叹了口气双手插在口袋里说:“印章的主人说,还血。”
霍老太这次真的一脸死灰,身圌子都站不稳了,往后退了两步,靠在那张小叶紫檀的茶桌边。
“你…见过他?”霍老太满脸不可思议地问。
“嗯,婆婆不必太紧张,他让我告诉你,不还血,可以!我们准备反击,你只要默默配合就可以。还有霍家有渗透,不能除,只能监圌视架空。”解雨臣第一次见霍老太这么失态。可以想象她们这一辈是有多畏惧张起灵。这哑巴张,果然是老妖精,怎么就被小邪吃得死死的,嗯,因为小邪那二缺就是个小妖精~!各种造各种磨人,还不能把他逼紧了,这人一逼紧身上的恐怖,分圌子血液就燃圌烧了!
霍老太听了心里稍微踏实了点道:“知道了,请转告,我会把信物准备好。”
解雨臣说了句有劳就走出了会客厅。
霍老太心想,这解雨臣不过才一月不见,怎么现在的气场直逼当年的解九爷。她看着天空叹了口气喃喃自语:终究是回来了,恐怕是要流血的天气了。

评论